目次

長部經典二

通妙 譯

 一五 大緣經

本經相當於北傳漢譯的長阿含卷一〇之大緣方便經(大藏正一),中阿含卷二四之大緣經(大正藏二六),人本欲生經(大正藏一四),大生義經(大正藏五四)。本經之發起因由,是阿難對世尊所說之緣起法,言不很深邃而很容易了知;世尊則宣說,因不覺悟此法,不得出離輪迴,是緣之諸支(老死、生、有、取、愛、受、觸、名色、識)等相關關係,更說我執之四種、七識住、八解脫等。一、本經唯舉九支,二、於愛支之下更於求下利、用、欲、著、嫉、守、護之支未連接於愛,順次述由愛之發生,最後說緣於守護而生執杖、執劍、鬥、諍、爭論、惡口、妄語等無量罪惡之法;由此連接至受,換言之,於說緣起支之文中,存有一係列的註釋記述。而於本經異譯之一的人本欲生經,傳說有道安的註釋,於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及其異譯之緣生初勝分法本經,婆沙論,俱舍論等,引用大緣方便經,說緣起為經,而知後世存在有重經的一系統,本經對於考究十二因緣說是不可忽視的。

 一六 大般涅槃經二一

本經相當於北傳漢譯長阿含卷二~四的遊行經(大正藏一),佛般泥洹經(大正藏五),般泥洹經(大正藏六),大般涅槃經(大正藏七)。在其量是長部經典為最長的,詳細記述佛陀晚年,於王舍城附近之消息。最後說法,涅槃地之道程,入滅,荼毘,分舍利等。本經之全部,甚難看出巴漢互相間的一致,依於巴漢乃至漢譯互相之比較,為本經之要點,是一代教主佛陀入滅之一大事,及領導教團者,以後非佛陀本身而是法,不管佛在和不在,教以此法是永遠為教團的核心,右為本經的要點核心;對此則存有附加增補之痕跡,此等之增補部份,有關佛陀入滅的故事,而於互相無何連絡之語,在何時則輯以順序和組織,更加以此等之故事,或文句連關之說明,而成如現在的形狀,所以本經非自開始就有統一,關於佛陀入滅的故事,可想是比較散漫的編篆。巴利聖典中,於大本經過去佛之傳記,中部經典第二六,第三六,律藏之大品、小品,小經集經等處,除去記述佛陀一生之片斷的事情外,在本經以外就無一完整的佛傳,又見於本經中的佛陀,是生身的教主,在未經理想化之點上看,由經中所引偈文,文體用語的古雅,如本經提供著原始的、比較近於事實的佛傳資料,可說為佛傳文學最古老的。勿論華氏城之繁榮及三禍之預言(一、二六~二八),說照合經、律之種種教誡,以判斷其邪、正(四、八~一一),指示關於比丘互相間之稱呼(六、二),對於塔之所說等(五、一二),明顯地想足涉及後代之事實,如跋祇和摩揭陀之爭,或種族國城之七不退法(一、四~五),有示當時社會政治狀態之資料,若經中所有之偈文,是佛陀及弟子切實的思想感情之吐露、[口*永]嘆而傳承於僧團,為涅槃經編篆之動機,為經文中之核心,是最原始的部份。斯如本經,以吟味、檢討經的內容及經典成立之過程時,大部份含有重要的要素。

  一七 大善見王經一二八

本經相當於北傳漢譯的中阿含卷第一四之大善見王經(大正藏一),長阿含卷第三遊行經中外之後半(大正藏一),佛般泥垣經卷下(大正藏五),般泥垣經卷下(大正藏六),大般涅槃經卷中、下(大正藏七),本生經第九五(漢譯南傳藏卷第三二)及所行藏經第四(漢譯南傳藏第四四)等,是說明大善見王之本生。想本來有大善見王的故事,把它收藏於佛教中,一方面成為本生譚,另方面依其王之居地是拘尸城,說佛陀之入涅般而收藏於經中,佛陀入滅地之拘尸城,以示非單是邊鄙之小都。因此於涅槃經中,或許從故事的全部插入吧!如斯,涅槃經之此部份極失多餘之冗長,有損一經全部架構之憂。於涅槃經唯存留必要的部份,而從故事譚之全體別出為一經(長部經典之編輯者或傳持者),以置於涅槃經之次後。

 一八 闍尼沙經一六〇

本經相當於北傳漢譯長阿含卷第五之闍尼沙經(大正藏一)及人仙經(大正藏九)。本經之主旨乃始於梵大為一切之天界,凡佛教修行者之住處,依修行進度得住於上位之天界;新生天者,依修佛道之德,其色光凌上其他,於諸天界亦應行道,主要是說〔行〕佛道。本經是常童子梵天化為五髻童子現於三十三天,說為諸天具四神通、三徑路、四念處、七定,歸依三寶,善行於教者,死後生於他化自在天乃至乾闥婆,謂毘沙門天王之眷屬的夜叉闍尼沙,聞自毘沙門天王而告世尊的,世尊更以此告阿難,為本經之架構。經中是佛陀於那提迦村,為村民及諸國之信者,說死後之命運開始,此見於大般涅槃經二、五~七,想是同出一來源,本經高調佛有能力,觀知死者如是之命運。

 一九 大典尊經一七九

本經相當於北傳漢譯長阿含卷第五之典尊經(大正藏一),及大堅固婆羅門緣起經(大正藏八)。和前之闍尼沙經同一趣旨,兩者亦存有相同部分。本經對常童子梵天化為五髻童子出現於三十三天,為知世尊之大智慧,非成於一朝一夕之原因,其架構是世尊於前生稱為大典尊(內務大臣或侍從位)是一國之帝師的因緣譚,示如來之八無等法,說前修四無量心而至梵天界之道。與梵天如是之共住,非至涅槃之原因,說真正證涅槃之道是八聖道。於此所說之大典尊本生譚,想古時唯傳頌文,在編經之時,或以前成其後,有附加連絡文之說明,皆歸於常童子梵天。於本經亦述應依如何之方法生於梵天界,當時被視生於梵天、梵界是一般的理想,其卑劣不能比佛所說的涅槃為要點,同前之闍尼沙經。

 二〇 大會經二一二

本經相當於北傳漢譯長阿含卷第二之大會經(大正藏一),大三摩惹經(大正藏一九),雜阿含卷第四四之一一九二經(大正藏九九),別譯雜阿含卷第五之一〇五經(大正藏一〇〇)。後二經不過是相當本經之一~三的部分而已,前三經亦與本經相當不同。以原文來說,是屬很晦澀,多以諸天神之名成為全部的偈,西藏譯亦與漢、巴兩文甚為相異。本經以偈述十方世界之諸天神雲集諸往迦毘羅城世尊之處,見佛陀及僧伽,聞法而讚歎,諸天神之中,亦有自然現象之神格化者、地方神、守護神、鬼神、鳥神、龍神、夜叉,亦有淨居天、梵天、四天王、水天、日天、月天等,皆歡喜雲集來此大會處,最後魔軍來攪亂此和平的大會不果而終。

 二一 帝釋所聞經二四三

本經相當於北傳漢譯長阿含卷一〇之釋提桓因問經(大正藏一),中阿含卷第三三之釋問經(大正藏二六),帝釋所問經(大正藏一五),雜寶藏經卷第六之帝釋問事緣(大正藏二〇三)等。對帝釋之問,佛說眾生不和之根本是有妄想,以善心滅此妄想,具戒而修三業,向善六境以律儀六根而離欲。本經之開始,乾闥婆唱相聞歌,有段帝釋為瞿波故事,皆成為偈頌。相聞歌是情味豐富的絕唱,本經成立時,編入人口膾炙的民謠,是可以想像的。瞿波故事歌,雖無相聞歌之詩趣,但尚有神韻縹眇。經之最終部分,述記帝釋聞法向上之歡喜,有六果報偈等,以經之內容架構看,此佛教文學,有相當優異的地位是不難判斷的。

  二二 大念處經二七五

本經相當於北傳漢譯中阿含卷第二四之念處經(大正藏二六)。經之內容是宣示:淨化眾生、度脫憂悲、滅除苦惱、得正法、證涅槃唯一之道為四念處觀,更說如法觀察;五蓋、五蘊、六處、七覺支、四聖諦,以破淨、樂、常、我之四倒。此中對於身念處觀,精勤觀呼吸、身體之位置、態度、其構成要素、解破部分、死屍等,有正知正念者,破除身之四倒,得證解脫,有詳細之敘述。主說修習四念處者,其果報為阿羅漢果或得阿那含果,及反復以示不退轉之努力精進的必要。四念處觀雖散說於諸經典中,其構造比較簡單,而適當之敷衍的,有中部經典之念處經;更加添此法觀,必要有四聖諦之教說,而成為本經所說是可想像的。而且只要述此經之修行方法,則甚深關連到律的關係,於相應部經典之念處經,此法觀同視於戒律,從正法之護持上,力說四念處觀之觀點看,構成本經之內容,可示為根木佛教中重要的一面。

  二三 弊宿經三三〇

本經相當於北傳漢譯長阿含卷第六之弊宿經(大正藏一),中阿含卷第一六之蜱肆經(大正藏二六),並大正句王經(大正藏四五)。大約是敘述佛滅後的事情,文中很明瞭的記載者,於五部中約十種類,本經則其中之一,說示佛滅不久,鳩摩羅迦葉教化婆羅門敝宿之問答事。而且其間問答之長,於經典中是很少見的,且在五百秩序之點上看,是可以與那先比丘經相比美的,婆羅門弊宿雖否定來世、化生之有情及善惡業果報之存在,鳩摩羅迦葉,善巧地舉諸譬喻,以破其邪見之處,這真是雜多之論,使暢悅其心識,善解以美語,被謂善談論,是談論之一名手足人所共知的,並隨從有五百比丘眾,得窺見於其教團的地位。

索引

 一 中文索引(1)